社会社会🍥(⁎˃ᴗ˂⁎)🍥

嘿!说你呢,摸胸口问你自己给自己艹“双担”人设了吗?

【ME/莱花】残存 01-04

次声:

Lex和Mark是雕塑家兄弟,莱花已婚,ME不伦。




01




Luthor家族历代在大都会地价最高的一角挂着高档画廊的招牌,但没有超脱生意人的范围。精于算计的商人血统代代得到继承,到了Lionel Luthor这一代发生了变化。Lionel想把Luthor的家族名号打造成艺术品,便打破了商界的惯例,把两个儿子都送进了美术学校。




长子Lex毕业于雕刻系,次子Mark则在两年后毕业于设计系。




Lionel的行为引起了同行的羡慕和嫉妒,两个儿子迅速做出了令雕塑界无可模仿的作品。在父亲眼里,儿子们的作品也明显超出了一般拍卖会展品的水平。




Lex的作品古典、华丽。他讨厌抽象化,如实地继承了传统雕塑艺术的风格,创作出了更有深度的作品。他对弟弟的作品不屑一顾。他说设计专业设在美术学校是个错误,弟弟做的东西和印刷广告上的东西一样。




Mark的作品则是简洁、新颖,能将传统雕塑中从未采用过的元素抽象地雕刻出来,崭新的风格好像出自他独特的设计理念。




兄弟俩尽管没有当面争论过,但是一年冬天,Lionel意外去世后,便翻脸了。他们的母亲四年前已经去世。Lionel去世后,不到三个月,Mark便带着得力助手Chris离开Luthor画廊,在附近最有投资价值的新社区独立门户。他给店铺起名叫“FACEBOOK”。他把原先和哥哥的古典式作品一起陈列在画廊的自己的作品收回来,摆放在FACEBOOK一看,新颖的感觉仍然很鲜明。离开家的时候,心头确实掠过一种寂寞,觉得Lex不接受自己。Lex很自负,他说除了自己以外,没有人继承先父的遗志,用嘲讽的目光送走了弟弟。他年满三十岁,已经养成颇具戏剧风格的艺术家脾气。


                                             


经营FACEBOOK的Mark如鱼得水般地制作出了奔放不羁的作品,商业价值飙升。但Luthor画廊在Mark离开后,生意却每况愈下,原来购买Mark的抽象作品的客人不来了,偶尔有一些从父亲那一代常来的客人还来。混蛋!愚蠢的人类都被那小子的设计迷惑住了,一点雕虫小技算什么。Lex总是独自在工作间里眺望着窗外,嚼着樱桃糖咒骂着弟弟。




Mark知道Lex大概从远处眺望着这边嘲骂自己,但他却在笑。要有这种精神,Lex早就创作出优秀的作品来了。只是他那种落后的浮夸审美已经不可救药了。Lex花了数年时间掌握了精妙的雕刻技法,怎么变得如此顽固不化呢?




02




FACEBOOK的店面有600多平方米,上下两层,一层的高度达6米左右。整个店铺按照Mark的要求,以混凝土为主要基调,恰到好处的植物和光影装饰带来时尚利落的感觉。灵活分布的陈列台上,Mark的作品丰富着空间语境。




从别的店来FACEBOOK的人,在这里一定会为作品的新颖而感到惊奇。即使雕刻一条线,也给人一种删繁就简的感觉。这是一种用粗凿一气呵成的雄浑的雕法。当然店内并不是只陈列着Mark的作品。店里聘用的八个人制作的东西占四分之三。八个人中,五个是雕刻师,两个是漆匠,一个主管机械。雕刻师中,三个是Mark母校的晚辈,这三个人是Mark辍学那年高薪聘请来的。他们都是设计专业出身,除了给作品增加新颖之外,Mark便对这三个人无所期待了。因为他在美术学校学设计只不过是一种权宜之计。他的目标是将他的雕塑批量生产并商业化。




因此,FACEBOOK的作坊里全部都是流水作业。以前用手剜的步骤,现在都是用高精密机器做。Mark定好设计方案,雕刻师在指定区域雕刻,漆匠往上涂漆,图案简单的话,一天就能做很多。




就是说,Mark把作品分成两种:一种是艺术品,一种是面向大众的实用装饰。实用品像轻奢品牌一样分季度根据流行趋势批量生产,运往世界各地的高档购物中心,贴上美好的价签。




Mark对美术学校出身的三个晚辈说:“你们是在工作,别把自己当艺术家!”




三个未来的艺术家理解Mark的话似乎花了一些时间。




看一下陈列在店里的商品,还是Mark的作品比其他人的出色。八岁开始自学雕刻,不管怎么说,都够年头了。他亲自给自己的作品上漆,对每一件作品都精益求精。FACEBOOK已经开张四年了。




Mark的作坊里,一年到头都在冰箱里放着十几瓶红牛。他一边工作,一边喝红牛。如果外出,一定顺便到超市买红牛来。Chris看见他熬夜喝红牛就皱眉头,实际上他喝得很过瘾,但让人看着胃疼。请私人医生看过好几次,也没有因为大量饮用而损坏健康,所以,他现在有时候一天喝五六罐。




“怎么那么喜欢喝红牛呢?”Chris这样问过Mark。




“就跟你喜欢买腕表一样。”Mark回答。




Chris认真地思索:Mark一直能创作出崭新的作品来,也许是因为喝了很多红牛的缘故,于是就把大量红牛毫不吝啬地送到作坊来。饮料罐在工作间里闪耀着死而后已的光辉。  




对Mark不要约束太多——这是Chris送给自己的人生守则。最近Chris感觉这句话确实接近真理。店里的生意蒸蒸日上,Mark依然每天喝几罐红牛,但呆在作坊里的时间比以前少了。不出席商业酒会也罢,到业内的展会上露露面,或者为新品销售渠道的事跑一跑,倒还好,然而最近常常是去向不明。尽管没在外面过夜,经常是半夜才回他们合租的房子。还有的时候是早晨出门,傍晚才回来。即使问他,他也是含糊地回答,让人抓不住线索。




这种场合,任何一个助手都会毫不例外地想,老板坠入爱河了。




Chris也有这样的想法,但是看不到Mark有这样的对象。他盯着Mark,Mark也有好好地完成工作。然而,Chris感到一种莫名其妙的不安。




尽管兄弟俩翻了脸,Lex的已婚恋人Eduardo却跟两边的关系都很融洽。Chris时常打电话把Eduardo约出来,在街上碰头后一起逛街买衣服,一起吃饭。这时候,Chris就往往向Eduardo倾诉Mark“压榨员工”的种种过分之处。一个多星期以前,两个人也是在一家好评如潮的寿司店聚会,Chris还在为同一件事发牢骚。




“Ed,你不知道Mark的事吗?”




“你是他的得力助手都不知道,我怎么会知道?”Eduardo温柔地笑着说。




“你比我认识Mark还要早嘛。他最近总是外出,是不是有什么喜欢的人……”




“我不知道。Mark是个不拘小节的人,也许让人操点心。可是偶尔让他出去走走也不错,用不着担心。我想比我丈夫那样总是呆在工作室里好很多。”




“是吗……”




Chris一看,Eduardo正透过玻璃墙俯视着楼下灰色的街道,凝视着树上的病叶掉落。尽管他是个性格温和的男人,但从他们离开Luthor画廊之后,无论什么时候见面,他脸上都带着寂寞的神情。                




03




Luthor画廊的店面古朴庄重,没像周围的店那样花样繁复地陈列着展品,而是很奢侈地利用着空间,所陈列的都是颇具功力的作品。如果是Mark的作品是一气呵成,那么Lex的作品则是精雕细琢,但是陈列台上却积着灰尘。




Lex总是坐在楼上的工作室里,左半身冲着台面,挥动着刻刀,金色的头发散落下来,背影有点佝偻的样子。有大客户来了,也不热情,只让助手Mercy代以交涉,偶尔露面也是开着奇怪的玩笑,怎么也不像个朝气蓬勃的年轻人。即使偶尔有客人定做指定图案的雕塑,他也不答应。他不喜欢受人指使。他的作品标价很高,小小的桌面装饰标价八万美金。八万美金嫌贵的话,那就别买。即使成了滞销几十年的陈货,即使最后没看见那件作品脱销而死去,刻在作品上的Lex Luthor的名字也会保留下来的。




四年前的初夏,Mark离开画廊时,Lex望着Mark说:你做的东西就和H&M、ZARA卖的东西一样。Mark笑了,没答话,而在旁边的Eduardo却想:Lex太一意孤行,不愿意从别的方面接近对方,所以没看清Mark正在为兄弟反目而隐隐难过。




Eduardo是个服装设计师。来自巴西的Saverin家族,对雕刻艺术一窍不通,也不想了解。但来到画廊大约七年时间,Lex觉得他干的不错。




Eduardo一般呆在自己的房间,为客人定制的衣服画设计图。




Lionel Luthor死前就预先把财产分给兄弟俩了。Mark就是用这笔钱开的FACEBOOK。Mark离开后,画廊也没有雇佣新的员工,签约新的艺术家,陈列的东西也逐年减少,Lex精心制作的高价雕塑卖不出去,银行账户的钱越来越少。Lex做雕刻是情感浸入式的,完成一件作品往往需要一个多月,有时甚至需要三个多月。从两年期的夏天开始,常常是一个月卖不出一件作品。这时,Eduardo就重新开始做服装设计的工作,生意很好,补贴着两个人的生活。Eduardo有劝过Lex开展其他生意,但Lex勃然大怒。然后画廊里的架子上便开始有了灰尘,宽敞的房子里不用的房间也积着灰尘。




“你是想回巴西吗?我知道你想干什么。”Lex说。




“到了该走的时候,我会走的。”Eduardo压抑着情绪回答。




Lex的表情起初有点恼怒,后来又有点淡然,大概很多烦恼都埋在心底了。Eduardo当时很低落地在修改着样衣。




04




那家酒店在Luthor画廊通往FACEBOOK的公路的中途。一下出租车,沿着宽大的滨河步道、幽深的旧铁轨花径走去,不一会就能看到酒店的幕墙玻璃和高低错落的平台。




Mark在那家酒店开始和Eduardo约会以来,差不多有两年了,第一天的情景他记得很清楚。




那是一个秋天的很晚的下午,Mark让店里的Dustin开着车,从商业街的环球美食展经过时,看见Eduardo站在展台条幅旁,抬着头望着上面的巴西国旗图案。Mark经常看到他来FACEBOOK和Chris聊天后回去的背影,那种表情总是有点想不开的样子,让Mark挂心,心想:他大概是想家了。




Mark下了车,让Dustin先走了。然后穿过马路,朝对面的展台快步走去。他喊了一声“Wardo!”,Eduardo便惊讶地望向这边。两个人进了附近一家咖啡馆,Mark询问了Lex的一些近况,Eduardo说到半截时眼睛红了。他不是那种不规矩的男人,这次是Mark感到惊讶。




Eduardo说:“这件事,在这样的地方没法说……”




Mark便带他离开了咖啡馆,叫了一辆出租车,问司机:附近有没有安静一点的地方?




于是司机便带他们去了那家装修雅致的酒店。那天,Eduardo在房间里犹豫了很长一段时间后,说Lex已经很久没有碰过他了,说完便垂下了眼帘。




“是从什么时候?”过了一会儿,Mark问。




“从你离开画廊的时候。”




Mark不能认为事不关己,只好想:他们家族就是遗传古怪的脾气。Eduardo也经常和Chris见面,他和Chris没说过这件事吗?




“这件事你和Chris说过吗?”




“没有,不能跟任何人讲。跟你说已经很奇怪了,本来不想告诉任何人的。”说到这里,Eduardo抬起湿漉漉的眼睛看了Mark一眼。




一瞬间,Mark脑中的保险丝烧了一下,他的手落在Eduardo肩膀上,摩挲起来,引得Eduardo微微颤抖。




“Mark?”




Eduardo想将Mark的手扳开,但身子让他一下子拉了过去,坐在了床上,随即又身不由己地倒在Mark的下方。




“别……别这样。”




Mark的动作顿了一下,马上便吻住了Eduardo说着不实的拒绝的嘴。起先还是慌里慌张地吻着,慢慢地当Eduardo无法抵抗的时候,他便很狡猾地将舌头伸进Eduardo的嘴里。他的舌头在Eduardo口中游刃有余地旋转,Eduardo的双唇也如被施了咒语的花瓣迟迟地开放了,不知不觉地随着Mark的节奏欢快地动作着。这时,Mark才放下心来,感到火候已到,便一边用亲吻安抚着Eduardo,一边腾出一只手去解他衬衫的纽扣。




Eduardo闭着眼睛,感到自己的身体变得无比柔和,顺着Mark的动作游离在快感与反抗之间,一步步滑向深渊。




当天在酒店房间里发生在两个人之间的事是不是错了,两个人无法判断。




“你是在同情我吗?”Eduardo在回家的路上问。




Mark没有回答,没有自我辩解的余地,想了想泪痕已干的Eduardo,只觉得他们做了一件不可挽回的事。




总之,这不是一种纯洁的关系。过了半年以后,两个人嘴上没说,却在想同一个问题。然而在Mark看来,他已经离不开Eduardo了。甚至出现了执着,不希望Eduardo身边出现其他人。




然后两年过去了。




Mark这天也是冒着雨,和客户在咖啡馆确认了合作内容,顺便去了那家酒店。




下了出租车一看,被雨水冲刷过的道路上,刮着冷风。无论来多少次,在这条路上都看不到前面。他知道Eduardo对于Lex的感情并未消除,而他们之间却有着炽热的情欲。水和火焰可以在一颗心中同生,觉得很可怕。冷风吹到了身上。到今天为止又十多天没见到Eduardo了。




到了酒店,Eduardo不在。心领神会的服务生把他领去了常订的房间,Mark忽然心头掠过一种不安:难道Eduardo今天又不来了?




Eduardo来到滨河步道,心里觉得很麻烦。那么有分寸的Mark什么时候变成了控制狂呢?回想起春天以来Mark的阴晴不定,就觉得很扫兴,另一方面又因为上次没有赴约也有点胆怯。




他冒着雨,沿着旧铁轨朝酒店走去,如果可能的话,就想这样折回去。尽管已经习惯Mark的手段,但是最初的欢乐过去后,Mark还是会弄疼他的。与丈夫和Mark以外的男人也不是没有发生过关系,但没想到Mark陷得这么深。原先,Mark对他来说往往是一服清凉剂。




Eduardo想到要和Mark见面,便调整了一下情绪,进到房间。




“上次为什么失约?你不是知道我日程很满根本没有时间吗?”Mark站在壁炉旁,拿着一瓶啤酒,怒视着这边。




“这我知道,那天有个酒会,脱不开身。”




“你想把酒会当借口吗?”




“当借口?这不是借口,这是事实。”




Eduardo一边脱掉外套,一边想:不能再让Mark发疯了。




“你到底为什么见我?”Mark不依不挠地问。




“你想说什么?”




“我是你的情人还是你的玩伴?”




“情人和玩伴需要你这么强势的男人吗?”




“那是什么?”




Eduardo踢掉裤子,躺在床上,腿部的线条露出来了,细腻的腰身露出来了。然后像往常一样,两人带着诅咒的话语抱在一起,激烈地交合。Mark总是想起Lex,而Eduardo近在眼前。








TBC

评论(1)

热度(142)

  1. 社会社会🍥(⁎˃ᴗ˂⁎)🍥次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