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社会

llmlllmmmmlllplp

【TSN】【ME】深水静流(吾栖之肤梗,非常非常少儿不宜,一发完)

鱼:

有极少量B那个D和S那个M描写,有非(河蟹)法囚(河蟹)禁、虐待描写,有怀孕生子提及。OOC,OOC,OOC,非常OOC.



小标题出自聂鲁达《祝婚歌》






你还记得我们在冬天到达此岛的时刻吗?




CNN在早间新闻里插播了一条紧急消息。Eduardo Saverin,Facebook联合创始人、前任CFO,在前往机场的路上失踪了,出租车司机被砸破了脑袋连同车子遗弃在路边。Mark Zuckerberg作为头号嫌疑人被带走调查。




Mark Zuckerberg被警方盘问11个小时后才由律师从警局里带出来。




“告诉我你没有。”Sheryl Sandberg【1】说。




“我没有。”




“Facebook正在准备上市,出现这样的负面新闻……我希望你能保持足够多的理智。”




“我是。”Mark说,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并不看向他的COO,“你该相信警方的调查。”




这个世界上最具有影响力的女人审视了他好一会儿,“FBI还在对你保持监视?”她问,“你被限制出境了吗?”




“是的,”Mark点头,“我相信他们很快会撤销对我的监视和限制。”




剩下的时间里他们召集了高管、新闻发言人、公关进行公众形象挽救,他们其实没必要如此紧张,Facebook的流量持续不断地攀高,甚至超过了超级碗期间的流量,大家热火朝天地猜测真相、传播消息。




“Tumblr挂了。”Bret Taylor【2】说。




“放下你的手机。”Mark说,“我们需要再开几个服务器。”




直到凌晨时分他们才结束紧急会议,Mark草草在卫生间打理了一下个人卫生,换了件衣服,继续回到办公室处理公务。




他刷新了Facebook首页,首页上的每一个人都在谈论着Eduardo Saverin的失踪,猜测Mark Zuckerberg是不是凶手,不过多数人都觉得这猜测很好笑,毕竟硅谷暴君在Eduardo失踪当天还在办公室加班。少数人则相信一定是Mark绑架了他的前好友,说不定那个巴西公子哥此时已经葬身深海了,Zuckerberg有足够多的钱可以用来买凶杀人。




第二天早间新闻时Facebook发言人进行了连线:“我们对Mr.Saverin的遭遇感到非常抱歉,并时刻祈求他能早日平安归来,也许Mr.Zuckerberg和他有过一场官司,但那场官司已经过去了快五年,他们早已经和解,不论是在调解室还是在私下里。”




一个月后FBI放弃了对Mark的监视,调宽了禁令,Mark的生活与过往无异,除了他在Facebook上开设了寻找失踪人口的专栏,置顶了一条写着“如有提供Eduardo Saverin信息并该信息得到确实无误的证实,Mark Zuckerberg将重金酬谢”的状态。




这一个月有无数人提供了消息,可惜全是不实的。




Eduardo失踪的地方没有监控,司机只看到一个高大模糊的黑影,Facebook员工甚至监控都表明在Eduardo失踪当时,Mark还在办公室里。




“高大的黑影足够排除他的嫌疑了。”负责调查此案的警官说,“我可看不出来Zuckerberg哪里与高大沾边了。”




他的同事闻言闷笑起来,谁都知道Mark Zuckerberg和高大不沾边。




调查陷入了僵局,不论绑架了Eduardo的人是谁,他或她都是个聪明家伙,现场没有留下任何毛发、血迹、指纹……等一切东西,Eduardo与其说是被绑架了,不如说是凭空消失了。




另一些流言开始在网络上散布开来,“Saverin是被美(河蟹)国z府下令干掉的,因为他将带着大批财产入籍新加坡了,对他们来说他就是个叛徒,什么没有监控、调查Zuckerberg都是幌子,说不定连司机都是z府的人。”一个一串乱码的ID在Twitter上发表了上述言论,不到三分钟这条消息被删了,随即人们发现这个ID被强制注销。Twitter没有对此进行任何回应。二十八分钟后,全网都在传播这条Twitter的截图。




迫于Saverin家的势力,警方还在调查,但是谁都知道,除非凶手或Eduardo本人跳出来,不然没人知道Eduardo究竟去哪儿了,他又遭遇了什么。






“这就是法外之地。”Mark说,语调平稳,像在解释为什么一行代码右侧要打上双斜杠【3】,眼前一个完全赤衤果、汗水淋漓的Eduardo完全不能影响他。




Eduardo挣动了铁链以示抗议,他嘴巴里塞着一个硅胶做的仿真yin泾,口水正从缝隙中流出淅淅沥沥地打湿下巴和脖颈。




他曾经确实问过Mark关于编程的种种弱智问题,什么为什么打双斜杠啦,为什么要换行啦,为什么打大括号啦,不一而足。Mark不是很有耐心解释,“你可以看我的书,书里有解释。”Mark说,砸给他一部写着“爱上编程”的大部头。他没翻完序言就靠在床头睡着了。




当金钱达到一定数量后,金钱便代表了自由。Mark足够幸运的总能在恰当的时机遇到恰当的人,比如在某个乏味透顶的酒会上遇到的精神病院院长,“只为上流人士服务,”仪表堂堂的院长说,“风景优美,环境舒适,绝对保护隐私。”当他深入了解后,发现精神病院的职能比他想象的要多多了。




想要获得不属于自己的巨额财产?把妻子、丈夫、孩子送进去。想要满足舌乚伦luan(河蟹)童的欲望?把看中的孩子送进去。想要打击报复?把对方送进去。所有摆不上台面的阴暗龌龊事都会在这里发生,只要付得起钱。切除前额叶、把人电成白痴、摘除某些器官、车仑女干、杀人……都有自己的价格。




Mark付出了钱,买来了他想要的服务。




“有人甚至在暗网上找你,他们的想象力大概也只到暗网为止了。”Mark挑起Eduardo额前的一缕被汗水浸湿的头发,“你还喜欢吃海鲜吗?我让人准备了日本料理。”




“Wardo是个欠cao的女表子。”他曾在博客上写到,发出去之前他又删掉了。撞见自己名义上的好友和人玩S那个M,Mark不知道做出怎样的反应是适宜的,但是那晚看着Wardo因为屁股里硕大的月工塞坐立不安的样子,Mark实在很想掰开那双长腿狠狠艸他身上每一个洞口。




“你的那些兄弟会的好朋友知道你的癖好吗,”Mark问,“还是他们其实每个人都艸过你,轮着把J液灌满你身上所有的洞(河蟹)口,让你小腹鼓胀,连着几天J液都没法排干净?”




Eduardo摇头,哪怕这么做嘴里的口水会将他呛死,他依然在摇头,大大的、棕色的、小鹿斑比一样的眼睛里盛满泪水。




“我真想让全世界人都看到你现在的样子,楚楚可怜,又像个当妇yu求不满。”Mark伸手拨弄他胸前的乳王不,“这样真的舒服吗?”




更多的泪水从眼睛里流出,别这样,Wardo想说,别这样,放开我,放过我,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他此生所见的最可怖的地狱才刚刚敞开大门。




“我暑假要去夏威夷度假,你喜欢夏威夷吗?要不要一起去?”Eduardo问Mark,Mark对着电脑没给出半个字的回应,“我付钱,”Eduardo说,“要不要一起?”




“不。”Mark说。




“你知道这是哪儿吗?”Mark问他,“这是夏威夷,这次我请。”








海洋向我们高举寒冷之杯。




Mark敷衍地应对着一群围在他身边的女人,个个长相姣好、身材健美,那些放在以前不会正眼看他的女人。想让Sean在夏威夷举办一个聚会实在太容易了,他只需要在Facebook上发张和夏威夷有关的照片,写上“度假”,Sean就会屁颠屁颠地打来电话,在得知Mark的意思仅仅是“想去夏威夷度假实际上仍然在办公室干活加班”后立刻大包大揽宣称夏威夷将有一次高规格上档次充满美女美酒美食的聚会,并邀请Mark无论如何要来。




“怎么,这么多模特你就没看中一个吗?”Sean问。




“她们太蠢了。”Mark说,“你什么时候改行拉pi条了?”




“在你的朋友挨个结婚生子你却依然单身后,”Sean说,“你不会真和Sandberg有一腿吧?”




“没有。”Mark看着远处灰蓝的海水给予了否定。




他没法在关着Wardo的地方呆太久,尽管对方信誓旦旦会把Wardo改造成他需要的样子并绝对不会对肉体造成永久性伤害,他还是非常焦虑并保持怀疑。




Sean露出同情的神色:“你还在想Eduardo吗?都过去大半年了……也许……”他迟疑着住了嘴,也许已经死了,也许正被某个仇富的变态折磨着,也许被人口贩子贩卖到了别的国家……




Mark连个眼神都欠奉。




“好吧,”Sean咕哝,“我知道你是最伤心的一个,但你得接受事实,Eduardo回不来了,或者即便他回来了,也不会是我们认识的Eduardo了。”








墙上爬藤喃喃自语,任由暗黑的叶子落下,在我们经过时。




离开夏威夷前,Mark短暂地去探望了Wardo,他刚刚经历过一场电击,现在还躺在床上抽搐着,眼睛里失去了光彩,不停、不停地流泪。Mark简直怀疑他会把自己哭瞎。




“你听话点,就能早点出去。”Mark在他耳边轻声说,“放弃吧,没那么难的。”




“我知道你在想些什么,但这不是一场报复。我早就告诉过你,很早之前就告诉过你,你不能因为你作为公司的CFO却搞砸了自己的财务责怪别人,如同现在,你不能因为你搞砸了一切就丢下一堆烂摊子让自己陷入困境而指责别人。我现在有足够多的钱了,你的那些钱不算什么,不过只是一张超速罚单。”




Wardo不是他想象中的养在温室里的花朵,也许他是有些骄奢,但他充满韧性,曾经Mark欣赏他的韧性,现在却开始痛恨,他只想把他打碎,重新粘合成他需要的、喜欢的样子。




他会让Eduardo挂在Facebook首页的名字变成一个代码构成的纪念碑,变成他留存世间的遗物之一。




他才没有努力要变成混蛋,他就是个混蛋。








生命之风将你吹送至此。




Mark甚至已经不记得当初是为什么和Wardo交好的了,也不记得从什么时候起Eduardo便成了Wardo,他倒是记得为什么会拉着Wardo一起做Facebook,因为Wardo太商界精英范了,他以为Wardo会懂很多。




关于是否投放广告并不是他们分歧开始的起点和终点,Mark不记得起点在哪里了,只记得Eduardo擅自在Facebook上投放他自己商业网站的广告才是终点。




他感觉到了被背叛。




曾经的崇拜、即便是些微的崇拜与渴望成为Eduardo那样的人的心情,都化作了滔天怒火。那些肮脏的商业手段他也会玩,并且事实证明他玩得很好,Facebook完完全全是他的,他一个人的。Chris和Dustin以及一批老员工的离去也没让他感到伤感,所有跟不上他脚步的人都活该被甩下,没人会是例外。




他只是偶尔,在深夜时,会怀恋起那个在他身后的人。








起初我未看见你:我不知道你正与我同行,直到你的根刺入我的胸膛,连上我的血液之线,透过我的嘴说话,与我一同蓬勃生长。




他需要他。








你住进那家在黑暗中等待你的屋子,然后点亮灯火。




Eduardo失踪两年半后,警方放弃了寻找,Saverin家也默认、接受了孩子的死亡。对于Mark,他才刚要得到他的新娘。




一点点激素,一些自体脂肪,少量的整容,切掉喉结,重塑声带,阴dao塑形,移植子宫,植入胚胎。




Mark不会说他从一部电影中得到了灵感,医生是为了复仇,他不是,他是为了寻回。




两年半的时间可以改变很多,比如Mark买了新的房子,定制了昂贵的戒指和婚纱,宣布他要结婚了。




Wardo,如今只是Wardo,变成了一个乖巧的洋娃娃,套着沉重的戒指,搭乘Mark的私人飞机飞往旧金山。Mark紧紧捏住他的手,用要将他手指拗断的力气,生怕他会跑掉。好像他真的能跑到哪里去一样。




“我们会有一个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庭,”Mark贴在他耳边说,“你说你回来是为了拿回一切,现在一切都是你的了。只要你听话,乖乖待在我身后。”




Wardo颤抖着别过头,眼睛里再次溢满了泪。




Mark对外宣传他是在去夏威夷旅游期间遇到Wardo的,“我对她一见钟情。”他说,“我和一些模特、演员约会过,然后发现Wardo是我认识的人里最聪明的。”




“意外怀孕不是我们结婚的原因,只是将婚礼计划提前了。”




“男孩女孩都很好。Wardo和我都非常喜欢孩子。”




Wardo关掉了电视。Mark和他记忆中的人完全不同了,他记忆中的Mark不会耐下性子回答记者莫名其妙还很弱智的问题,也不会不择手段到如此地步。他觉得自己的脑子已经坏了,常常他觉得自己还在哈佛,还窝在Mark的单人床上看书睡觉、望着Mark一头卷毛发呆,有时他会以为自己在家,做了一个悠长的梦,等着妈妈喊他下楼吃饭,有时他又会觉得自己还在那间阴暗的屋子里,被一些物件强女(干、被电击、被一次次放上手术台……他不知道Mark想要什么,他也不想知道,他得逃走,他得回家。




他们的婚礼定在五月,不冷也不热的天气,在他们家的后院,请来的人只有Mark的家人与商业伙伴。




他坐在化妆镜前由着化妆师在他脸上扑上一层又一层东西,Mark的妈妈进来试图和他搭话,“你看上去并不开心。”这个睿智的女人说。




“我很痛苦,”Wardo说,他的声音比以前更柔软了一点,微微沙哑,“孩子让我很难受。”各种意义上。




“请您出去,我需要换衣服了。”他们长久沉默后Wardo说。




“如果你不爱Mark就不要嫁给他,”Mark的母亲皱起了眉,“我不想阴暗地揣测你,但你看上去并不期待这份婚姻。”




他有一个瞬间想跪倒在这个女人面前求她救他、去报警、带他离开,然而他只能重复:“请您出去。”




他提着裙摆颤巍巍地踩在高跟鞋上下楼,走出门的那刻他露出了幸福、灿烂、娇羞的微笑,像一个真正要嫁给自己爱人的新娘一样。




“你全家人的命可都在你手上呢,”Mark说,“如果不信尽管尝试,全世界的人都在看着我们,你最好笑得漂亮一点。”








火看见我们赤衤果之吻上升直达隐蔽之星辰,它看见忧伤诞生又死亡,像一把断剑,臣服于无敌之爱。




“见鬼,”Sean说,“她他ma的可真像Eduardo.”




见过Eduardo的人都要被吓傻了,如果他有孪生姐妹保不齐和这个Wardo长得一模一样。




“怎么能这么像……”Dustin抽着气说,“这世界上怎么可能有人长得这么像还他吗的叫Wardo!”




Chris阴沉沉地说:“所以这就是真相了,什么很聪明才爱上她,根本就是和Ed长得一模一样才爱上她。”




这个Wardo的背景无懈可击,布林茅尔毕业,后去巴黎理工读研,毕业后致力于在发展中国家做义教,因此美国没什么人认识她。外人的猜测很是难听,Chris他们猜Wardo究竟知道多少,以及她是不是真的是个为了钱怀孕逼迫Mark娶她的女表子。




Wardo当然知道,知道又怎样呢,婚礼还不是照常举行,他们交换戒指、交换亲吻,他站在Mark身后看他同别人寒暄。这非常恶心,于是他吐在了婚纱上。




他被Mark搀扶进卧室休息,Mark背对着他倒水,他走过去,把水果刀抵在Mark背上,“放我走,”他听上去又要哭了,“放我走我不会说出任何事的,我们……放过彼此不行吗。”




Mark转过身,表情怪异地看着他,“你该往上举点,心脏在上面。”他说,把水杯递给Wardo,Wardo打翻了杯子。




Wardo的泪晕开了睫毛膏和眼影,“别这么混蛋,Mark,放我走。”他虚弱地要求。




Mark掐住了他的手腕,刀子哐地掉在地板上,他被扼住脖子推搡到床上,换上不久的白色睡衣被扯开,他推拒着,忘记Mark的手劲有多大,他推不开他,并且快要窒息了。




“你该好好看看你自己、摸摸你自己,”Mark拽着他的手放到隆起的如房上,如头上挂着精致的如环,“摸摸你自己,”两根手指Tong进了他崭新的甬道,湿漉漉地渗出液体,“你能跑到哪里去,我放你走你又能走到哪里去,我对你不好吗?”




“我这么对你你会觉得好吗!”Wardo叫到,“你是疯了吗!”




Mark解开裤9(河蟹)子,进入,抽3(河蟹)插,“抱着我,”他说,“你根本不知道我有多爱你。”




“Mar——”Sean推开门尴尬地停在门口,Chris一头撞在了门上,“抱歉抱歉,你们继续。”他拉走Chris关上了卧室门。




“嗯……她至少不是Eduardo假扮的。”Sean摸摸鼻子。




“我想杀了你,”Wardo说,下6shen全是汁水,他牢牢搂住Mark的脖颈与背脊,双7&(河蟹)腿大敞,“你不能这么对我。”




“说你爱我。”Mark吻他的额头,“说你会在这里陪我。”








我在你梦里航行,自由自在,乘浪随风,却又被捆着沉入你甜蜜的蓝色海域。




Wardo放弃了抗争,他那么胆小,连只鸡都要照顾妥当,不忍杀死。




那个Mark提供了精7%子、不知名女性提供了卵子的孩子在他体内茁壮生长着,他被要求在预产期前都卧床休养,禁锢在了床上,Mark还是很忙,除了每晚读《时间简史》之类的书给宝宝听时出现,他几乎没在别的时候看到过他。




孩子在十二月时出生,大家喜气洋洋地送来祝贺,Mark的母亲看上去依旧忧心忡忡。“你可以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她说,“我不会因为Mark是我的孩子就偏袒他,这一切都不对劲。”




“一切都很好。”Wardo说,半阖着眼,笑着流出泪来。






【1】Sheryl Sandberg 1969年出生于华盛顿,曾任克林顿政府财政部长办公厅主任、谷歌全球在线销售和运营部门副总裁,2008年三月跳槽到Facebook成为首席运营官(COO),被媒体称为“Facebook的第一夫人”,曾被《时代》杂志评为全球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之一。




【2】Bret Taylor是FriendFeed创始人,2009年FriendFeed被Facebook以五千万美元收购,2010年6月据媒体报道Facebook已任命其为首席技术官(CTO).




【3】为了便于阅读代码的人理解,编程时往往会在代码右侧打双斜杠添加注释,与代码进行区分。




————END————

【ME/莱花】三百集片段整合(不定期更新中)

如果君死于话多:

最近一次更新:5.14




搞了个事情


利用做完PPT等外卖的这段时间整合了一下这段日子以来各位仙女太太们写的各种三百集片段,结果一直到披萨凉了我都没弄完(……)


担心打扰到各位太太就不艾特了,如果冒犯了我立刻删!!!


如果有的太太的我没看见可以立刻告诉我!!ww




莱花+ME+痛苦三角+十分令人心疼的花朵




原脑洞(鲸鱼脑洞铺)




莱总各种版本整合(小井峪)




正文:




芝士蛋糕(新婚之夜,莱花婚内那啥,肉)(苦味鲷鱼罐)


柠檬水(依然莱花婚内那啥,肉)(心虚的默某人2.0)




(ME重逢)(小井峪)


(ME重逢,误会)(陆观澜)


真相的正确打开方式(马总得知真相)(小井峪)


Smelling(ME偷情)(今天也想吃抹茶冰激凌)


葡萄酒(ME偷情,肉)(心虚的默某人2.0)


(ME偷情)(小井峪)


七日天堂(ME偷情,微甜的ME)(小井峪)


(ME偷情,微甜的ME)(川洛)


(ME偷情,莱总装傻)(小井峪)


情夫(ME偷情,莱总发现,莱花肉)(湖底月圆)


龙舌兰(ME偷情,自杀未遂,虐待)(心虚的默某人2.0)


Lex是变态的事还有谁不知道(微甜的莱花,自杀未遂)(小井峪)


Hurt me(马总莱总对峙)(川洛)


谈判(三人离婚谈判)(湖底月圆)


回家(接谈判剧情,莱花肉)(湖底月圆)


百灵鸟(提及Alex,有肉,强制)(想名字神马的好麻烦)


我的完蛋情史(微甜,DE)(蓝色是最温暖的颜色)




皮格马利翁效应(莱夫去世,虐待)(蓝色的篮子)


(莱夫去世,微甜的莱花)(小井峪)


(微甜的莱花婚内日常)(小井峪)


每天回家都会看到我老公在犯二(恶搞,甜软的莱花婚后日常)(想吃加菲嗷呜)


(片段x2:抑郁症花朵,自杀未遂,微甜/流产,心智受损,表面甜)(小井峪)




Love Never Fails(相声版,微甜的莱花婚内日常)(多肉ovo)


I married young(相声版,微甜的莱花日常)(多肉ovo)


 Malfunctioning (花朵生病,微甜的莱花婚内)(多肉ovo)


Kilometres(洗白莱总,微甜的莱花婚内,莱花往事提及)(多肉ovo)


Somebody who waits for me(洗白莱总,莱花往事,微甜的莱花)(如果君有一句mmp)


特洛伊战争(拼盘,莱花往事,三人对峙)(小井峪)


Be the God(莱花假糖,角色死亡)(魔术师的方片7)




I'll protect you forever(微甜的ME,被救出的花)(小井峪)


(ME偷情,花朵孕期,肉)(羊角数枝梅)


项链(花怀孕,微甜的莱花)(湖底月圆)


I don't like baby(花怀孕与生子,微甜的莱花)(小井峪)


(微甜的莱花婚后与日常,肉)(羊角数枝梅)




最后一夜(莱花婚后与孩子,马总失忆,角色死亡)(湖底月圆)


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ME,马总失忆,角色死亡)(湖底月圆)




我爱三百集,三百集使我快乐:D

寻一篇文(找到后删)

随缘上有一篇文,不过后来作者删掉了。有哪位同志手上有吗?

附上一段原文开头情节提示:
FB创建期间,花朵已无充足的存款供马总租房、买先进的设备、招揽程序员,当马总再次向他要求六千美元时,花朵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找到了他投资石油时认识的一个富商,当这个富商对他表示出出乎他意料的兴趣后,花朵意识到这是一个他可以帮助马总的办法。